img_9225

文/S. Jhan

「我就跟家人講說『我要開始跳舞,這可能會是以後我會想做的事情!』」講到自己最喜歡的舞蹈,佑一的眼睛就閃閃發亮,像是撿到稀世珍寶一般。對佑一而言,跳舞不僅是興趣,更是工作、是生活、是人生。

 

1

 

「本來以為自己這輩子就打棒球了,然後高二那年……球隊就解散了!」在上高中之前,佑一對未來的規劃是打棒球。他對棒球的熱愛,甚至讓他為了加入棒球隊而去考公立高中。「現在還是在打棒球,只是就打興趣而已,本行還是跳舞。」

時不我與,因為球隊的解散,佑一突然失去了人生方向。「那不然你要不要來加入熱舞社?」學長無心插柳的一句話,卻從此改變了他的一生。本來像只無頭蒼蠅般地漫無目標,隨口答應了學長想去隨便跳跳玩玩就好,卻在透過跳舞得到歡呼的時刻,讓他感受到如同打出全壘打般地興奮與自豪。他發現了自己對跳舞的熱情,自此,他決定將跳舞作為自己新的未來志向。

 

3

 

家人不反對,但「難以」支持

和家人表態自己要踏上職業舞者的道路,需要相當大的勇氣。面對這份勇氣,即使知道前途渺茫而艱辛,家人也不忍馬上拒絕。

「他們就說『好,那我給你一年的時間。』但有跳舞的都知道,不可能一年就成為老師或什麼的……」並不是不想理會家人的要求,只是希望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情!面對家人不再金援自己的興趣,佑一必須試著讓自己課業與興趣兼顧。即便面臨考大學的壓力,佑一仍堅持著跳舞,就為了爭取到成果展的表演機會。

 

4

 

就像踩著往太陽的階梯,每踏出一步,汗水就跟著落在台階上,所受的艱辛與壓力也就多了一些。考上大學以後的佑一為了繼續堅持興趣,必須得半工半讀的邊唸書、邊在飯店打工,以賺取零用金維持生活並繼續學跳舞、湊出參加比賽的報名費。「其實台灣大部分的舞者,應該一開始都沒有辦法很全職。」

(影片由 佑一 授權使用)

 

做就對了!不知不覺教起了學生

「沒有想過什麼時候才是個頭……我覺得不論是誰,一開始很難去想到這一塊(成為職業舞者)。都是一直想著我要變得更好、更強、更厲害,然後一直練、一直練,有一天回頭就突然發現,原來自己已經在教學生了。」

從高三起,佑一就常常在跑教室上課。透過當時老師的推薦,佑一找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舞者朋友一起組團。大家有著同樣的夢想,也一同為了這個夢想努力著,這份與團員間的認同感及歸屬感是佑一最在乎的東西。彼此的羈絆越深,舞蹈就愈加精彩,使得他的舞團在街舞圈聲名大噪,也順水推舟地打開了「佑一老師」的知名度。

 

「一開始只是先幫其他的老師代課,啊從來沒有教過學生就希望要讓學生真的有學到東西,然後會一直去修正自己教學的內容……」對於教學,佑一可以說是一絲不苟。前輩交到手上的教學就如同傳承,為了教育、為了得到學生的認同,佑一對學生們所下的心思不遺餘力。「他們有沒有把社團玩得像一群朋友、一群家人,甚至離開學校後還會回去看,這是我覺得最重要的。」

 


喜歡佑一嗎?快去追蹤他喔!
佑一的FB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youei.chen

你,準備好成為下一個發光發熱的表演者了嗎?
如果你也是位表演者,歡迎聯絡我們,讓大家有機會知道你的故事!
-SPOTLIGHT SHOW,你的表演你來秀-
互動網媒中心 製作
Eden / Steven / Zui / Katherine / Han

Bitnami